<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em id="elc4q"><object id="elc4q"></object></em>
    1. <button id="elc4q"></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是: 金融 > > 正文

      【世界報資訊】“紅衣教主”周鴻祎的2022收官之戰喜憂參半

      時間:2022-12-23 19:03:20 來源:創頭條 發布者:DN032
      30秒快讀花房集團的主要領域為娛樂直播,旗下六間房曾經還是“直播屆的鼻祖”。只是,如今與電商直播相比,它顯得有些遜色。主播成本占公司總銷售成本的比例長期都在9成以上。即便如此,主播在平臺上也不一定能賺到錢。除了元宇宙這個大的方向,花房集團也在不斷通過完善產品矩陣,加快出海來夯實基本盤。


      (相關資料圖)

      作者|王薇

      編輯|六耳

      來源|創頭條

      “紅衣教主”周鴻祎的第4個上市公司花房集團(03611.HK),已經上市整兩周?;ǚ考瘓F是在經歷三次遞表之后,最終才在12月12日上市交易。比它早半個月之前,周鴻祎的360 數科(03660.HK)也成功實現了港股上市。

      在目前稍顯沉悶的互聯網圈,“紅衣教主”無疑成為了行業里2022年年末最靚的仔兒。只是,這場收官之戰顯得喜憂參半。

      花房集團的股價在首周短暫沖高后即開始回落,本周一直在破發邊緣徘徊。???與花房集團不同,360 數科的股價在上市后持續小步上漲,目前已經上漲超過50%。

      做娛樂直播的花房集團,還是比不過做信貸生意的360數科。

      -1-

      “娛樂直播”三闖港交所

      花房集團是由原“花椒直播”和“六間房直播”重組而成。集團的主要領域為娛樂直播,旗下六間房曾經還是“直播屆的鼻祖”。只是,如今與電商直播相比,顯得有些日薄西山。

      招股書顯示,周鴻祎此次持股38.21%,是花房集團第一大股東;宋城演藝則持股37.06%,為第二大股東。

      目前,花房集團旗下擁有花椒直播、六間房、奶糖(音頻直播平臺)、HOLLA(海外社交網絡產品系列)等平臺,為全球用戶提供娛樂直播及社交網絡服務。

      對于Z時代的年輕人或許知道花椒直播,卻未必聽過六間房。實際上,六間房曾被稱為“直播屆的鼻祖”。

      1996年,北大數學系畢業生劉巖懷揣著對互聯網的夢想,毅然決然從美國投行離職回國創業。

      劉巖另辟蹊徑模仿當時在國外大火的YouTube,讓每個用戶都能夠創作并且上傳視頻。憑借《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六間房很快聲名大振,搶走了眾多平臺流量。2006年,它還一度成為國內最大的視頻分享網站。

      只是,彼時靠大量資本獲得流量的“拉鋸戰”很快讓六間房感到力不從心。加上隨后迎來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雙重打擊下六間房一度都快付不出工資。

      無奈之下,2009年六間房推出了當初瞧不上眼的“秀場直播”。在美女主播一聲聲的吆喝下,大哥們豪氣打賞,幾個月時間公司就起死回生。

      從那以后,六間房走向了另一條路。2015年六間房的發展迎來了高峰,劉巖卻華麗隱退,將六間房以26億元賣給宋城集團。

      三年后,周鴻祎360旗下直播平臺花椒又急需一個搭檔,六間房則因宋城集團運營不善尋找“接盤俠”。雙方一拍即合,六間房再次易主。

      2019年,六間房和花椒直播完成合并,更名花房集團并開始擴大市場。一時間共擁有超4億注冊用戶,當年就實現了盈利。

      -2-

      平臺賺錢,主播卻不賺錢?

      然而,受多種因素影響,六間房和花椒直播”1+1>2“的效果并沒有維持多久。昔日娛樂直播的輝煌也已不再,早些年上市的同行業公司股價也一直一蹶不振。

      花房集團選擇這個時候上市也透著尷尬??墒?,此時不上,又能待到何時?

      招股書顯示,花房集團2019年至2022年5月末收入分別為28.31億元、36.83億元、46億元、20.8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91億元、-15.25億元、3.25億元、1.78億元。

      在這看似增收又增利的背后,實則也隱藏了一些問題,比如營收單一,月活波動大、主播成本高且易流失等。

      盡管花房集團一直想要尋求突破,但是直播仍舊是最主要收入。并且,直播收入七成以上來自原花椒直播。具體而言,音視頻直播收入在總營收占比一直在9成以上,里面超過7成來自于花椒(奶糖除外)。

      花椒、六間房主要不同在于前者提供移動端的娛樂直播服務,后者側重在于PC端。本質上二者又有著極大重合度,因此常伴隨著“你強我弱”的局面。

      不僅如此,如今主播成本日益增高。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及2022年前5個月花房集團主播成本分別為19.20億、24.46億、30.85億、14.32億。

      主播成本占總銷售成本的比例長期都在9成以上。即便如此,主播在平臺上也不一定能賺到錢。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年底,花房集團主播總數約1086萬。其中,獲得1萬元以上打賞收入的主播為1.9萬人,收到1000元-1萬元之間打賞的主播為3萬人,收到0.05元-1000元之間打賞的主播數量為46.5萬。也就是說,約9成以上的主播并沒有打賞收入。

      對于這類情況,多數人肯定會質疑是平臺太黑心,分走太多。其實真實情況是,為了留住優質主播花房直播最高分成比例可達80%。這幾乎是全行業最低的抽成,卻依然如此。

      -3-

      能否靠元宇宙逆市翻盤

      花房集團也一直在尋找第二增長曲線。

      花房集團CEO于丹在上市致辭中提到,花房集團源于直播,卻不止于直播。在娛樂直播基本盤愈加穩固的基礎上,投入資源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社交業務曾經被提出過作為第二增長曲線。

      從此次周鴻祎的致辭中和此前的企業一系列動向中,還可以發現“元宇宙”也被花房集團所重點關注。

      甚至此次的上市儀式,也是由花房集團首個虛擬主播“上古玄兒”與主持人一起合力完成。

      “隨著真實和虛擬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用戶需要一個更加沉浸、更加智能的數字娛樂新空間?!敝茗櫟t如是說。

      “娛樂元宇宙Funverse”正是花房集團追趕一個互聯網風口的階段性成果。其目前打造了承載娛樂直播的FUNLIVE板塊和承載社交網絡的FUNSOCIAL板塊。這兩個板塊共同構成當前花房娛樂元宇宙藍圖。

      元宇宙顯然也不是花房集團的盲目之舉,公司探索已久?;ń分辈膭摿⒅蹙瓦\用一些AI、AR、VR技術來加強用戶體驗,包括率先推出美顏、萌臉貼紙等。

      2019年,它還在行業內率先推出“avater”,用戶能夠通過該功能捏造屬于自己的專屬虛擬形象,并以虛擬形象在平臺內進行互動、社交。

      這比當前大熱的虛擬數字人要早上許多。

      除了元宇宙這個大的方向,花房集團也在不斷通過完善產品矩陣,加快出海來夯實基本盤。

      2020年12月,花房集團通過收購HOLLA集團,開始加快進攻海外市場的腳步。截至2022年5月31日,花房集團海外社交網絡產品擁有約為1.13億名注冊用戶。

      花房集團夢想打造全球具有頂級影響力的在線社交娛樂生態。只是,如今它對元宇宙的加碼,能否使其重新翻盤還未可知。

      .END.

      圖片來源|網絡

      標簽: 娛樂直播 社交網絡 紅衣教主

      精彩推送

      相關文章

      xxxx免费在线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2.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em id="elc4q"><object id="elc4q"></object></em>
      1. <button id="elc4q"></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