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em id="elc4q"><object id="elc4q"></object></em>
    1. <button id="elc4q"></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是: 金融 > > 正文

      焦點播報:世界杯歸來,BOSS直聘赴港股講資本故事

      時間:2022-12-21 19:10:17 來源:創頭條 發布者:DN032
      30秒快讀無論外界的風評好壞,BOSS直聘在世界杯期間毫無疑問獲得了一大波流量。世界杯剛閉幕,BOSS直聘發布公告稱公司將以介紹方式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預期A類普通股將于12月22日開始交易。BOSS直聘憑借獨特的打法從此前稍顯沉寂的招聘市場脫穎而出。然而,在發展過程中銷售及營銷費用連連高企被反復關注和討論。隨著求職者更加靈活分散,平臺的服務難度也在變大,尤其是給審核帶來了更大的壓力。稍有不慎就可能生出事端甚至悲劇,引發輿情。2017年的“李文星事件”就曾掀起軒然大波。一邊要服務好招聘市場,一邊要討好資本市場,BOSS并不輕松。

      作者|王薇

      編輯|六耳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來源|創頭條

      “BOSS直聘為什么要在世界杯上做廣告?”

      在某職場社區,這個提問下面獲得高贊的評論包括——“沒工作的閑人才有時間看世界杯”“賭球輸光了不打工,去干嘛?”……

      這顯然是一個玩笑邏輯,類似的評論還有“上BOSS直聘,找個‘球’工作”“梅西和C羅不是馬上就退役了嗎,找份兼職”“有可能在替國足招人”“可能想讓內馬爾干銷售吧”。

      毫無疑問,無論外界的風評好壞,BOSS直聘在世界杯期間獲得了一大波流量。世界杯剛閉幕,BOSS直聘發布公告稱公司將以介紹方式在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預期A類普通股將于12月22日開始交易。

      這意味著,BOSS將實現美股、港股雙重上市。在操持完世界杯期間的“球事”之后,它又繼續講起自己的資本故事。

      -1-

      后來者居上,開辟新玩法

      本屆世界杯,中國企業贊助費用接近14億美元,超過美國贊助商的11億美元,名列第一。這其中就有BOSS直聘的一份貢獻,具體金額暫未見披露。

      2018年世界杯之后,BOSS直聘創始人趙鵬曾在接受采訪時透露,世界杯廣告投放花費了一個多億。一些媒體據此推斷,本屆卡塔爾世界杯BOSS直聘的開銷也不是個小數目。

      “找工作!上BOSS直聘!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談……”早在2018年世界杯期間,BOSS直聘的洗腦廣告就在球迷耳邊蕩過無數次。

      無論你喜不喜歡,這條遍布大街小巷的魔性廣告,洗腦指數已經達到5顆星。這正合趙鵬的意愿——“廣告要的就是沖擊力和記憶度?!?/p>

      彼時,BOSS直聘拿出積累數年的資本打了這一仗,好在也借此殺出了重圍,用戶量迅速躋身行業頭部。時隔4年,它再次出場相搏。畢竟覆蓋面如此之廣的體育賽事四年才遇一回。

      趙鵬畢業于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后在體制內工作十余年,據悉曾身居處級干部之列。2005年,35歲的他辭職加入智聯招聘。他從公關經理干起,歷經市場、產品、BI和銷售等不同部門。最終,他于2009年成為智聯招聘CEO,并成功帶領連續虧損13年的公司扭虧為盈。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很快鋪陳開來。

      然而,當時大多數招聘機構仍然采用諸如傳統的門戶式搜索等模式,對移動互聯網應對失策。當時,行業共識是:招聘是剛需,卻是低頻。為了低頻行為開發出一個成本高的APP并不劃算。

      甚至,一些傳統的在線招聘巨頭為了增加營收開發了越來越多人為復雜化的招聘工具,反而使其離招聘的本質越來越遠,效率越來越低。

      趙鵬嗅到了機會。于是,“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談”的BOSS直聘開始萌芽。

      2014年,趙鵬創立BOSS直聘。憑借多年經驗,他首創了用直聊互動模式替代過去單向簡歷下載模式,用智能匹配技術替代搜索模式,開啟創業之旅。

      踩準點的BOSS直聘,很快在在線招聘市場領域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2021年6月11日,BOSS直聘登陸美國納斯達克。首日股價走勢表現驚艷,最終收漲95.79%,市值149億美元。

      一躍超過前程無憂、智聯招聘的市值之和,成為當時國內最具價值的在線招聘平臺。而在此之前,中國在線招聘市場由于低頻需求且缺乏創新,并不被資本市場看好。

      智聯招聘2014年在美股上市后,股價長期徘徊在11美元~19美元。三年后,智聯招聘就黯然選擇私有化。

      曾經作為“中國人力資源服務企業第一股”的前程無憂,今年3月1日發布公告稱與Garnet Faith Limited簽訂合并協議。根據協議,對應公司的股權價值約為43億美元,與2018年市值高峰時相比縮水超4成。

      此外,行業也經歷了一輪整合,比如成立18年的中華英才網在2015年被58 同城收購,拉勾網2017年被51Job收購。

      反觀BOSS直聘,至少它是幸運的。

      -2-

      燒錢式營銷,三年虧損約25億

      MAU(平均月活躍用戶數)一直以來是資本市場關注的重點指標之一。

      2019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BOSS直聘MAU分別為1150萬、1980萬、2710萬、2590萬。2022年三季報顯示,BOSS直聘MAU達3240萬,又創了個新高。

      由此,近三年BOSS直聘的營收勢必增長,2022年上半年已經達到22.50億元。然而,營收增長的同時,公司凈利潤卻并不盡如人意。公司在2022年上半年才扭虧為盈,賺了8032萬元。

      長期增收卻不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銷售及營銷費用高企。2019年至2021年,公司的銷售及營銷費用就高達9.17億元、13.48億元和19.43億元,營銷費用占公司總收入的91.8%、69.3%和45.6%。

      好在收入規模擴大的同時,公司的銷售費用率也在逐年下降,只是依舊遠高于同行。并且,營銷投入占比收窄并未帶來BOSS直聘的虧損縮小。自2019年至2021年,凈虧損分別為5.02億元、9.41億元、11億元,總計三年虧損約25億元。

      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部分開支在減少。其中,銷售及營銷費用較去年同期減少20%,不過仍然花了9.21億元。

      不過,觀察人士稱看似今年營銷費用縮小,實則是因為去年7月為配合網絡安全審查暫停新用戶注冊,直到今年6月29日才重新恢復。在此期間,隨著BOSS直聘調整營銷策略,導致廣告費用減少3.75億元。

      BOSS直聘的收入主要來自對付費企業客戶提供在線招聘服務。招股書顯示,BOSS直聘按貢獻收入將客戶分為三類:KA客戶(12個月內貢獻收入超過5萬元及以上),中型客戶(5000元至5萬元),小型客戶(小于5000萬元) 。

      此前小型客戶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2019年,來自于小型客戶的收入占BOSS直聘B端企業總付費金額的比重接近50%。

      近幾年,中型客戶占比上升甚至超過小型客戶,貢獻接近4成收入。而KA客戶貢獻收入也已經到了2成左右。

      2014年之后伴隨“大眾創新、萬眾創業”的浪潮,一大批中小企業應運而生。傳統的招聘渠道對它們并不“友好”,BOSS直聘正好滿足了大部分市場需求。

      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BOSS直聘服務的企業中84.6%的企業員工人數少于100人。

      依賴“下沉市場”,BOSS直聘也“扶搖直上”。只是,有利也有弊。相較于大中型企業,小微企業的招聘需求和頻次低,對高階付費服務的需求更低。并且,小微企業平均壽命為2.5年,帶來營收的不穩定性 。

      -3-

      一邊要服務招聘市場,一邊要討好資本市場

      據灼識咨詢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人力資源服務市場規模按收入計算為6608億元,預計未來5年市場規模復合年增長率為16.4%。而招聘服務市場又是中國人力資源服務市場的主要分部,處于價值鏈上游,增長更快。

      2021年,中國招聘服務市場的規模按收入計算為2021億元,預計將在2026年達到人民幣4767億元,2021年至2026年的復合年增長率為18.7%。

      盡管市場前景很廣闊,具有較大增長潛力,但是對于BOSS直聘未來無論是向上高端“職場社交”,向下下沉“圈層兼容”,發展空間都將受到來自各方的挑戰。

      尤其是中高端人才市場,已不再是僅通過投簡歷來獲得入門卷,更多的是依靠人脈之間的職場信任和推薦。而在中高端招聘市場上,前有主打“職場社交”的脈脈,后有憑借“高端獵頭”穩占一角的獵聘。

      此外,行業新進入者也在不斷增多。比如,今年1月快手就上線了招聘平臺“快招工”,主打直播招聘?!翱煺泄ぁ敝饕沼诘V工人、農業工人、建筑工人、碼頭工人、銷售等藍領人群。

      近幾年,藍領人才在線招聘市場規模高速增長。有研究稱,藍領招聘市場預計到2025將達1284.6億元,是白領招聘市場規模的1.5倍。

      據統計,白領平均24個月才換一次工作,而藍領一年的主動求職高達4-5次。只是,相較于白領、金領線上招聘的滲透率51%、31%,藍領僅有13%。

      各大在線招聘平臺對藍領市場都是“垂涎欲滴”。BOSS直聘也尋求用戶全覆蓋。

      截至2022年6月30日,白領和金領用戶、藍領用戶和學生用戶分別占BOSS直聘求職者用戶群的百分比分別為54.5%、29.3%及16.2%。

      藍領用戶占比相較于去年同期微升,待挖掘空間卻很大。

      只是,隨著求職者更加靈活分散,平臺的服務難度也在變大,尤其是給審核帶來了更大的壓力。稍有不慎就可能生出事端甚至悲劇,引發輿情。

      “李文星事件”就曾掀起軒然大波。2017年大學畢業生李文星通過BOSS直聘求職卻陷入傳銷組織,后不幸身亡。此外,近幾年BOSS直聘頻頻被爆出存在“情色招聘”的案例,也都曾引發輿情。

      今年7月28日,BOSS直聘發布《2022年二季度平臺治理與服務公報》。報告顯示,平臺針對大學生、藍領、靈活就業人群上線了多項加強保護的技術舉措。除了重點人群的特別保護措施外,針對這段時間求職招聘的常見風險,BOSS直聘利用AI技術、實地走訪等方式開展了多個專項治理。

      當然,隨著用戶越多,公司越大,面臨各方面審視也更多。比如,網絡上就有不少用戶反應BOSS直聘“割韭菜”,收費越來越貴。

      顯然,一邊要服務好招聘市場,一邊要討好資本市場,BOSS并不輕松。

      .END.

      圖片來源|網絡

      標簽: 資本市場 智聯招聘 年上半年

      精彩推送

      相關文章

      xxxx免费在线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2. <tbody id="elc4q"><pre id="elc4q"></pre></tbody>

        <em id="elc4q"><object id="elc4q"></object></em>
      1. <button id="elc4q"></button>